ARS ⇒ Jun × Sho
渣写手 微博@綾野K子
低产|洁癖|强迫症|不刷tag
※本站所有图文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
※包括在LOF转载到你的个人主页
 

【润翔JS】新刊《Marionette ・下》试阅



A5 / 20P / R15 / JS / 10RMB

【通贩】

通贩链接点击右边 ⇒  请选择《Marionette下 特典付》选项

【特典】

番外小册子 × 1份(通贩前10)

虹组牛奶味香片 × 1枚

情侣蜡烛 × 1对

【赠品】

非卖品纪念用虹组周边 × 1份

*非卖品,不贩售,内容随机不挑,欢迎晒单~

【试阅】

*内文中部分词汇这边进行了手动河蟹,还望理解。

part1

装修简约的店铺里站满了正在用餐的人,吸食着面条发出的“呲溜”声不绝于耳,大众化的用餐环境和足料用心的菜品赢得了众人的好评。

整个大堂里香气扑鼻,开放式的厨房里传来的声响和蒸腾而起的热气也随着环境一起刺激着食欲。

此刻的樱井,正站在自己最喜欢的立食荞麦面连锁店里,专心致志地吃着新鲜出炉的可乐饼荞麦面,那种舍我其谁的气势让他看起来神采奕奕,仿佛连日来的困倦和阴霾都被一扫而空。

旁边的二宫看着樱井的吃相不禁感慨,算了算自己的食量,这么粗略看来只有他的三分之一,大概每个月在“吃”方面省下的钱都用来买各种漫画和杂志了吧。

连日来的忙碌让二宫感到很累,想要多摄入一些碳水化合物来维持基础体能。

这次他没有点面食,而是点了一碗标准量的猪排盖饭。

本来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加了一份天妇罗炸虾,想要犒劳一下在酷暑中活到现在的自己,然而在拿到店员实际端出来的餐盘的时候,看着那碗体积远远超过了预期的盖饭,他后悔得打起了退堂鼓,心里郁闷这炸虾的钱我还能买别的东西啊真浪费。

他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转过头看了眼樱井,结果发现那人捏着手里的一次性筷子,盯着他碗里天妇罗炸虾的两只眼都放光了。

樱井比他晚一步拿到荞麦面,端着面站到二宫旁边,二宫便把那份天妇罗炸虾直接夹到了对方碗里。

“谢啦Nino!”

听到旁边传来天妇罗被咬开之后的清脆声响和樱井满足的叹息,二宫捣鼓两下米饭看了看煮熟的程度,心里想着“今天米饭不错”,但嘴里也没忘记继续吐槽对方——

“小翔,你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二宫一边说着一边用筷子把猪排夹成小块,夹了一块塞进嘴里慢慢嚼。

“唔……?嗯……”

樱井头也不抬认真地吃着炸虾和面条,只是抬了抬眼睛看了眼二宫,表示他已经听到刚才二宫的提议,只不过看他这个样子,似乎是一刻都不愿意放开嘴里的面。

嘴里塞满食物生怕别人来抢的样子,活脱脱像只仓鼠。

看着这样的樱井,二宫心里的不安也稍稍消散了一些。

樱井身上发生了什么,他多多少少能够猜到几分。

几个月前在“牛若丸”碰面喝酒,樱井一反常态喝得烂醉,趴在桌子上不停地说着胡话,嘴里嘟嘟囔囔地只是反复地在叫同一个名字,二宫听了之后立刻就明白了樱井的反常举动源自何处,也明白了为什么这人为什么明明还在胡吃海喝,身体却在日渐消瘦的原因。

对于一个本身很喜欢吃东西的人而言,食不知味或许是最糟糕不过的事了,二宫深知这样的痛苦给身体带来的伤害无可估量,却也爱莫能助。

他虽然知道那个人是谁,也暗自察觉樱井和那个人之间可能有某种特殊的关系,他和樱井的关系好到称兄道弟进一个澡堂子洗澡、一起蒸桑拿、一起去联谊,但唯独在这件事上,他知道自己帮不了对方,因为樱井的心中已经又被系上了一个巨大的心结。

樱井总是不喜欢被别人照顾,而更喜欢照顾别人,所以二宫了解,有些事他即便闷在心里也不会说出来。

他无数次想对樱井说“不要什么事都一个人自己扛”,可每次都在话快说出口之际被敏锐的樱井用别的话题轻描淡写地带开。

把嘴里的食物咽下去,二宫悄悄瞥了眼身边的樱井。

白皙的脸庞虽说依旧,可面色比较暗沉,一双好看的大眼睛底下是日益明显的黑眼圈,二宫觉得,真的应该有个人时时刻刻管着樱井,那样他才不会把自己的身体整垮。

再把视线转回自己的碗里,二宫不知怎么的突然想起了居酒屋里,大野看着樱井说胡话的样子,拍拍他的肩膀,露出一副欲说还休的神情,突然肚子里莫名地烧起来一把小火苗。

他恨恨地把碗里的炸猪排戳得稀烂,就着一口米饭咽了下去,仿佛是把那人的肉捣碎了吃下去解恨一般。


-----------------


part2


经过为期两周左右的调查,警方基本摸清了[哔——]的流通途径和主要幕后团伙。

[哔——]在黑市的流通占比十分诡异地像是事先商量好一样,吉住商事占了六成甚至更高,剩余的份额则由大岩会和其他团体瓜分。

之前的一起素人开枪误射案中,使用[哔——]开枪打伤男性的嫌疑人,虽然不是指定暴力团的成员,但作为[哔——]的嫌犯,他供述出了[哔——]的来源。

他手中的[哔——]是从大岩会底下的某个组员手里购入的,而这个组员也并非是以普通渠道获得[哔——],而是他的一个朋友给他送去的“大礼”。

该组员本身对枪也不甚了解,但始终觉得这些东西是烫手山芋,于是找到黑市的非常规渠道把货卖了出去。

樱井拿着手里的资料夹,黑色的夹子封面一如内心,有种一片死寂的错觉。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看到代号“J”相关的调查报告书。

回想起先前几次看到调查报告时自己的失态举止,他无数次提醒自己这只是普通的调查报告,报告中夹杂的照片也只是普通照片,但他却始终无法将那熟悉不过的轮廓和照片中的人重叠在一起。

调查深入到这个地步,追踪到了[哔——]的来源,也追溯到了供货的幕后大户——松本组。

“主任,这个代号‘J’,我看应该就是松本组里的老大或者干部没差吧?”

鹰野问出问题后一直没听到回应,于是转头看向坐在他身旁副驾驶座的樱井,却发现对方似乎看着手里的资料册在走神。

这是明天要世界末日了还是怎么的?他这位一向以工作认真谨慎为习惯的上司,居然在负责盯梢的时候走神了。

“樱井主任???”

“啊……抱歉,你刚才说什么?”

“真稀奇啊,樱井主任你也会开小差……”

“抱歉。”

“唔,可能是最近你太累了吧,自从特别调查本部成立之后我真的还没见你休息过。”

“可能……吧……”

樱井知道鹰野这番话是给了他台阶下。

合上手中的册子,揉了揉鼻梁,试图让自己回到正常的状态。

他的确有快一个月没有像样地休息过了。

平日里几乎都在搜查本部度过,洗澡去澡堂,睡觉在本部,只是偶尔回到公寓拿换洗衣物,剩下的也就是稍稍整理一下屋子,最后把少得可怜的垃圾分好类,却在最后发现错过的回收日等到下一次的时候自己又不见得在家,只能日复一日地恶性循环下去。

所幸的是,家里并没有容易腐烂的东西,都是一些比较干净的可回收物罢了,毕竟他都很少住在公寓里。

樱井并非第一次盯梢,之前也在其他案子里做过这类型的搜查,但涉及的案件性质都还是没有这次的恶劣,恶劣到的身体里的神经都在隐隐作痛。

之前盯梢的对象也有指定暴力团,但这次被怀疑的对象可是港区数一数二的暴力团“松本组”,樱井本该丝毫不可懈怠,现在却依然为了情报中的只言片语而心不在焉。

这并不是件好事,也是个十分危险的信号。

樱井内心深知在这种时候一旦失误,付出的代价将远不止被搜查本部批评警告这么简单,[哔——]的搜查方针若是因此被泄露,那么后续牵涉到的所有的案件的搜查或许将变得寸步难行。

关东排名前五的暴力团,可真的不是一般的小混混,也不是区区靠几个[哔——]就能震慑的。

“松本组”背后牵扯到的势力太多,甚至樱井最关心的代号“J”的人物也基本确定牵涉其中。


[试阅END]



查看全文

嘘,应景中元节,说个鬼故事——

关于这次在CPSP2018的,一个中元节鬼故事。


有个妹子,跑到了我的摊位上,指着我的新刊,惊呼——


“你看!你看!封面上写着 【BE】啊!是BE诶!嘿嘿嘿嘿嘿!”


然后,妹子和身旁的妹子一脸不屑地跑了,留下我和小伙伴在摊位里。


一脸懵逼,二脸懵逼,三脸懵逼,满头大汉。


Excuse me,我的新刊是叫《Be Brave》,但是它不是BE啊???

也许是封面排版的锅,至于背不背,我也不知道。




我们真的不怕猪队友,就怕队友没文化。

不管你是不是这个圈子里的,都让人觉得既没品,又可笑。


以上,就是这次的鬼故事。


查看全文

【润翔JS】既刊《Gift》试阅



A5 / 20P / R15 / JS / 10RMB

【通贩】

通贩链接点击右边 ⇒  请选择《Gift》选项

【特典】

虹组牛奶味香片 × 1枚

【试阅】


Gift.01

 

暮色渐浓,华灯初上,万家灯火星星点点,这其中也有只属于自己的那一盏。

从原来一室户的屋子搬到新家已经快一年,松本早已摸熟了回家的路上有哪些玩不腻的点,小到从窗户的哪个角度看过去的话偶尔会有机会看到那熟悉的身影他都一清二楚。

以前那只有自己一个人住着的房间,总觉得缺了什么。冰冷单调的屋子从来都是孤零零只有自己,每天出门和归家时的问候也逐渐麻木成了例行公事,直到和心上人开始同居,才开始了像样的生活。

想到这里,松本加快了脚步。

走到楼下,抬起头,发现灯亮着,鹅黄色的灯光仿佛带着金粉的薄丝绒,随着晚风吹过,轻轻一飘便从窗口悄悄溜了出来。

天花板上摇摇晃晃地映着恋人的影子。

心中忍不住小小的窃喜,明明已经快要三十岁,却依旧像个思春期的少年,期待回到家可以尽情享受和恋人在一起的时光。

“咔嚓”一声打开房门,一眼便看见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着手机的恋人。

“啊,润,你会来啦。”

“嗯,翔さん,我回来了。”说着便走到沙发前坐下,凑过去,嘴唇贴着恋人的双唇、脸颊轻轻地吻。

樱井则是极其宠溺地任由着松本对他一阵啄吻。

一只手顺势环上樱井的腰,松本把他整个人拉到自己怀里,贴着他的脖子,摩挲着他的皮肤。

可能是鼻息喷在樱井的脖子上,弄得他痒痒的,反而一个劲地往松本的怀里缩。

“润,不要这样弄,好痒……”

“不要,我目前正处于电力不足的状态,你要负责让我充个电。”

“真是的……再给你两分钟时间。”

“诶——怎么这样——”松本故意学着小孩子撒娇的模样,脸上却堆满了笑。

原来在晚归的时候,家里有这样一个静静等候着自己的人是如此幸福的事情。

松本把他抱得更紧了些。

抑制不住的幸福从心口融化,在嘴边绽放。

 


Gift.02

 

七月,太阳开始火辣辣地炙烤大地,马路被晒得滚烫,蒸腾而起的水汽让路面变得像是微缩版的海市蜃楼,远远看去也是若影若幻。

梅雨季终于结束,空气湿度也回归到了正常值,这让樱井内心松了口气。

因为持续不断的雨水,家里堆积了许多虽然洗过但是都还没晒干的衣物、毛巾和小毛毯,这下终于可以拿出去好好晒晒干,他可实在受不了衣服在屋内晾干之后留下的异味。

松本也和自己一样,不喜欢用一体机烘干的衣服,而是更倾向于太阳晒干。

高中时代天天穿带着味道的学生制服的日子至今还历历在目,不仅皱巴巴穿不出型,还有股奇特的怪味,说不出到底是臭味还是霉味,樱井对这种味道简直是可以用“毕生难忘”这个词来形容。

难得周末的时候两人一起休息在家,梅雨季过后的家居用品处理也让他十分头疼。

樱井需要把堆在卧室橱顶上的箱子拿下来,因为里面还有不少他目前需要的生活用具,但是以前腰背部受过伤,他不敢太过用力,生怕再次伤筋动骨,于是就爬上梯子,站在上面一点点地打算把箱子挪出来。

松本回来的时候就看到樱井以一种极不自然的姿势准备把箱子拿下来的样子,惊出一身冷汗,连忙跑过去用手托住箱子底部。

“翔桑,你怎么就不听劝非要去勉强自己!”

“抱歉啦,我只不过不想什么事情都来麻烦你……”

“我很早就说过,我就是拿来给你使唤的。”

樱井听到这句话瞬间就噤了声,他记得当年松本对他告白的时候说的每一个字,这么多年过去,松本依旧记得当时自己对他做出的承诺,嘴里想像被喂了一口蜜糖,慢慢渗进心里。

他从梯子上下来,看着松本轻松地踮脚把箱子放了回去,白衬衫裹着他的身体,隐约都能看见背后的肌肉运动而带起衬衫的褶皱,一如在欢爱的时候他攀附在松本的背脊上双手感受到的肌肉纹理。

一阵热意猛地袭来,脑内一闪而过的画面让他瞬间红了脸,迅速从松本的背后挪开视线。 

就算过了这么多年,他的恋人还是这样容易让他轻易地情动,而等他神游回来的时候才发现松本盯着自己看。

还没有开口,就被松本抱进怀里,尽情地亲吻。

果然他心里这些小九九早被松本看穿了,樱井也就这样回抱着松本享受他浓厚的吻。


[试阅END]


查看全文

【大宫SK】新刊《Be Brave》试阅+通贩



A5 / 20P / OMSK / 10RMB

【通贩】

通贩链接点击右边 ⇒  请选择《Be Brave 特典付》选项

【特典】

情侣蜡烛 × 1对

【试阅】

这次搜查一课和组对五课的合作搜查期间拖得有点长,二宫作为组对总务课的人甚至都庆幸自己没有被安排上跟搜一的人共事。

整日整夜扑在搜查上,回不了家,洗不了澡,浑身一股酸臭怪味的日子,换了他可真是受不了。

搜一的人一直都有点盛气凌人,这点他想警视厅不管什么部门什么课,都总会有这样的人存在,只不过在一个部门里还要有心理格差的话,未必就有点可笑。

几次看到樱井和搜一的人打照面或者交谈的场面,也以送资料为名堂而皇之到特别搜查本部去看过,二宫甚至都觉得搜一的人在对樱井各种刻意刁难。

只是樱井和他一样,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好歹是组对五课出身的人,走的也不是精英公务员路线,无论在第一线的现场还是搜查本部的能力也是没有什么可挑剔的。

这么说来,走精英国家公务员路线,当着官僚们走狗的人难道不是更可恶吗?

二宫这么想着,手里的啤酒又多喝了一大口下去,冰过的啤酒到胃里,那种刺激到胃粘膜的感觉他并不讨厌,不如说这个体质能喝啤酒已经让他很感恩了。

夹起盘子里的菜,尝了一口才发现有点不太对劲,抓过手机一看日历,这才刚五号。

所以这是又出过海了?

他抬头望向开放式的厨房,看到老板大野正在切着什么东西。

“小大——!”

那边被他叫做“小大”的人头也没抬,专心致志做着手里的活。

“小大——”连续叫了两声,对方还是没抬头,二宫有点莫名地生气。

放下手里的筷子,二宫从座位上起来,踩了踩鞋子径直向大野走过去。

“我说啊……”

“啊,Nino,怎么了吗?”

“你还问我怎么了,我都叫你两回了你都没听见,非得劳驾我过来?”

说是“劳驾”还真够不上,从位子走到厨房吧台也就小十步,二宫习惯了对熟人用的夸张口气在陌生人听来或许怎么听都是找茬。

“啊,抱歉,刚才在切菜,正好那边几位顾客说话声音也有点大。”

说到其他客人的时候,大野刻意压低了声音,平时显得有些叽叽喳喳的嗓音突然变得低沉了下来,二宫觉得心脏莫名地跳得有点快。

认识大野也有好几年了,大学时代就知道这家居酒屋,一直到进入警视厅之后也还是会在不当班的时候到这里吃饭喝酒。

二宫本来也不是很喜欢嘈杂的环境的,但不知道为何,每每在“牛若丸”的时候,总觉得身心不自主地就会放松下来。

“就你听不到,换小翔早就听到了。”

翻了大野一个白眼,二宫转身就走回自己的座位,结果坐到凳子上才想起来,自己刚刚想问大野的话全给忘了,现在再回过头去找他问,又不符合自己的原则。

那边的大野也是傻愣愣看着二宫气呼呼扔下一句话走回自己位子,心里有一百个委屈也不敢言,更何况又被拿来和樱井比较,真的不知道二宫到底有多喜欢樱井。

(到底有多喜欢樱井……)

突然发现自己关注的重点居然是这个,大野一时间有点走神,一刀子直接划过手指,瞬间血流不止。

本能反应说了句“好痛”,然后把手指放进嘴里想舔掉血液,抬头却发现二宫正盯着自己看,眼神似乎有些复杂。

突然不知道做什么好的大野,像是要掩饰什么一样耸耸肩膀赔笑,这是他从小惯用的伎俩,对他爸妈几乎一试一个准,但是对大自己两岁的姐姐使用这招的时候却每次都只是被她赏一个暴栗骂一句“无聊不?”。

不过这招对那边的二宫显然也不适用。


[试阅END]

查看全文

#摊宣##魔都ARASHIonly#

摊位号【A08】摊位名【姹紫嫣红】

P1新刊既刊周边,P2摊位位置,P3-4通贩店铺及名片

这次只有JS新刊《Marionette・下》

SK新刊《Be Brave》

JS既刊《Gift》

现货周边存货量少,以及一些捎带瑕疵的周边折价出售,具体请现场围观~

本次新刊优先场贩,通贩会在场贩后开设,量不多,售完不再刷

通贩店铺收藏走这里⇒ aoki.taobao.com

可搜索店铺名:蒼樹公館 Residenza AOKI

(店铺名搜索直接搜简体字:苍树公馆  即可搜到)


【大宫SK】For so long

◆大宫

◆OMSK

请看清CP,否则请慎点……


2017.04.30 魔都CP20小料

◎有部分修改

-----------------

入夜,整个城市被厚重的水汽沾染,空气都显得黏黏糊糊,路面也变得湿滑起来。

被湿气困扰的不止樱井一人,还有极其讨厌梅雨季的二宫。

两人最近都多多少少有点小困扰,难得办完手头的案子空下来不用加班,于是下了班便选择一起到“牛若丸”喝个小酒解解闷。

“牛若丸”的名字虽然取得挺大气,但店面却非常朴素。

这是一家在日本几乎随处可见,店铺坐落在东京的某条小巷里,极为普通的居酒屋,所有的座位加起来也不过十来个,每天却有络绎不绝的客人。

不过能让它如此有人气的原因不仅仅是这个霸气的名字——据说老板总是能拿出当季最新鲜的鱼来招待客人,而那些鱼可是他亲自钓上来的,随着季节的变换,“牛若丸”的菜单也会相应地做出变化,有些菜式甚至是一次限定,而这每个月只有几次的机会,无论是熟客还是新客自然都是不能错过的。

“小大!再来一扎啤酒!”

“二宫先生……你喝太多了。”

他看了眼喝得几乎烂醉的人,皱了皱眉,直接把杯子里的酒换成了纯净水,然而等他再度走回座位的时候发现被他叫做二宫的男人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就在刚才,和二宫一起来喝酒的樱井被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带走了。

那个男人进来二话不说拉起樱井就要走,樱井有点语无伦次地在那里解释着什么,然而最后男人只是靠近他耳边说了一句话就让他满脸通红地闭了嘴,在桌上留下张五千元的纸币,跟大野示意抱歉之后便乖乖地跟对方着走了。

大野似乎见惯了这种场面似的,只是点头示意和樱井道别。

笑了笑,大野收起了餐费。

他倒也不在意樱井和二宫在他店里赊账,但他们两人却一次都没赊过,每次都是很有礼貌地结账之后才离开,而樱井在这种情况下还记得留下钱替醉得不省人事的二宫结账,看得出他们关系真的非常好。

“……”

莫名地有种奇怪的情绪像是小虫子一样在心里爬来爬去,看着趴在桌上呼呼大睡的二宫,大野的眼里不禁蒙上一层阴影。

等到收拾完店铺,已经快凌晨三点。

洗完澡回到位于二楼的居室,拉开门,二宫正四仰八叉地躺在他的被褥上,枕着他的枕头睡得正香。

走过去在被褥旁坐下来,大野端详起眼前这个总是用一副小尖嗓在店里吐槽他做菜难吃但又每次都把盘子扫得干干净净的家伙。

他平时都是以老板的身份看着客人,像这样能够近距离看着二宫的机会其实并不多。

二宫的头发蓬松地散开,刘海也因为喝过酒之后睡相太糟糕而全都翘起来,露出了额头。

眉毛看上去细细软软,紧闭眼睛下是泛黑的眼圈,看上去很是疲惫,小巧的鼻尖像是冰激凌一样,大野甚至忍不住想舔一口。

他其实很明白自己对二宫的感情早已变质,如果只是普通做生意,自己怎么可能几次三番地收留一个醉汉在自己家过夜不说,还帮他打理干净让他舒舒服服睡到天亮。

“唔——”睡着的人突然发出一声咕哝,鼻子埋进枕头里,脸颊在上面蹭来蹭去。

“二宫先生——”伸手揉揉他的头发,宠溺地唤着他的名字。

“唔……小大——”突如其来的小小意外,让大野的手停在了半空。

这虽然不是二宫第一次用爱称叫自己名字,但他睡在自己的被褥上叫自己的名字,还是头一回。

仿佛小猫用毛茸茸的爪子在自己的心里不停地挠来挠去,大野看着二宫那微启的双唇出了神。

(好想,尝一尝那双嘴唇的滋味。)

他被自己的念头吓一跳,本想抽回手冷静一下,却突然被二宫伸手抓住,贴在自己的嘴角。

“小大……”睡得迷迷糊糊的二宫抓着大野的手,张口就含住他的手指吮了起来。

“砰————”仿佛听见了头顶被轰开一个洞的声音。

天知道他大野智现在的心情是何等地复杂!他现在才知道小时候经常被爸妈吐槽“看人挑担不吃力”的心情。

之前有一次不当心目睹了樱井和那个一脸锐气的男人在巷子深处亲吻的场面,才知道那两人原来是这样的关系,心里免不了揶揄两句,结果时至今日这样的事突然间像是中了彩票一样落到自己头上,他可真的没有时间来做出太多的反应。

或许是因为恋爱经验近乎空白——此时的大野思虑片刻,给自己定了一个看似标准的答案,活脱脱一只用脑袋埋土的鸵鸟。

“小大——”

本能地循着声音应答回去,过了片刻才发现好像有什么不对。

大野再次低下头,才发现刚才还睡得快要流口水的二宫现在正睁着双眼直勾勾看着自己。

“啊……二宫先生……”

“嗯?”犀利的眼神望向大野,带着他本身职业所透露出的气场让大野心里一顿。

“我……”大野这才确定,二宫原来真的是装睡,也没打算开玩笑,“你别误会……”

“我知道了,”只见二宫坐起身开始整理衣服,“抱歉给你添麻烦了,告辞。”

“那个——”本能伸手抓住二宫的手腕,大野拼命地想要说些什么,一时间所有的话全都堵在了喉咙口一句都说不出来。

看着大野这幅模样,二宫有点不耐烦地想甩开他的手,却在下个瞬间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再睁开眼,便看见大野居高临下把自己压在他的身下。

“为什么你总是这样……”

“你没资格——”

话还没说完,就被身上的男人吞进了嘴里。

二宫没再抵抗,直接伸手抱住男人的脖子把他拖向自己。

仿佛野兽与猎人,或许这段奇异的关系在这之后会经历更多变数也说不定。

至少在那时,二宫和也是这样认为的——直到那个暴雪压境的午夜。

 

To be continued...

----------------------

今年8月魔都ARSonly4.0会发布大宫新刊,可以收藏CPP地址→

查看全文
© 姹紫嫣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