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S ⇒ Jun × Sho
渣写手 微博@綾野K子
低产|洁癖|强迫症|不刷tag
※本站所有图文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
※包括在LOF转载到你的个人主页
 

【润翔】Sakura Kiss [短篇完结]

◆翔受

◆润×翔

请确认翔受无障碍,否则请慎点……



2015.08.01 魔都ARSonly完售

·非idol同居設定小片段

·有男性間的曖昧行為表現

·與現實中存在的人物沒有任何關係

-----------------


Episode.01

  

水蓝色的窗帘随风摇摆,窗台上的水生盆栽风信子的花瓣在阳光的抚慰下显得娇艳欲滴。

一阵风吹过,毯子随着床上人的动作顺势滑落下来。

稍显圆润的脸部轮廓经由恰到好处的阴影,将整张脸勾勒出非常美好的线条。

只是,厨房里时不时传来的声音让床上的人睡得愈发不安稳,直到从里面传出一声巨响。

「碰————————啪嗒——啪嗞——」

床上原本熟睡的人瞬间醒了过来,眨了眨眼睛,明显是还没有搞清楚发生了什么状况。

慢慢地坐起身,却发现原本应该睡在自己身边的那个人不见了踪影,松本润糟糕的起床气一下子飞飚至顶点。如果眼神可以变成具象化的利刃,松本或许现在就会用刀子直笔笔地劈向屋子另一头的厨房。

他可以肯定这一声巨响是从厨房里传出来的,而至于罪魁祸首是谁,用他的脚趾头都能猜到肯定是樱井翔干的好事。

出于安全考虑,松本曾经提醒过樱井无数次,不允许在他不在场的时候使用炊具去做任何一样吃的东西——樱井如果亲自下厨,那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不是「做料理」,而是「炸厨房」了。

这都是为了樱井的生命安全和不给楼里的邻居添麻烦,最重要的是不用他去清理像是战后残垣断壁般的厨房。

从床上爬起来的松本,只是把睡衣睡裤草草往身上一套,径直走向厨房。

果然不出他的所料,整个厨房里到处都是油渍和一些他暂时看不出是什么东西的玩意儿。

「我说,翔さん你能给我解释一下吗?」

「我只是想做一下以鸡蛋为主的早饭而已……抱歉,吵醒你了……」樱井知道松本有很重的起床气,本来是想尝试做一次早餐给松本,结果还是本末倒置。

「翔さん,今后真的不要用微波炉加热鸡蛋了,太危险了,还有不要再用不粘锅煎蛋了,你只要负责叫醒我我就会给你做。」

看着像是被洗劫过的厨房,内胆沾满了蛋黄和蛋白混合物的微波炉,松本顿时感到一阵无力。

「抱歉……」水灵灵的大眼睛眨了眨,带着几分不甘和羞愧。

「作为补偿,今后不允许你在我之前起来,不抱着你醒过来我睡得浑身不舒服,这个的话做得到吗?」松本刻意凑到樱井的身后,环起他的腰,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对方的耳垂。

「……!」樱井一下子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想发作却又不敢。

而起床气恶魔松本此刻正在心里偷着乐——

清理一次厨房就能换到人形抱枕抱到天亮睡醒,赚了!

 

 


Episode.02


当松本润打开卧室门的时候,发现他专属的那只大号人形抱枕正趴在床上,听见他开门的声音,才勉强把眼睛睁开一条缝。

「润,你回来啦……」

「嗯。」松本把脱下来的外套挂在衣架上,走过去发现樱井穿着的是上次一起去夏威夷旅游的时候买的T恤衫,身上还冒着水汽,「洗过澡了?怎么不把头发吹干?」

「唔……好困……」樱井在床上翻了个身,估计是洗完澡睡魔来袭,连头发都没吹干就直接躺倒了。

「翔さん起来啦,把头发吹干。」松本两只手从樱井的手臂底下穿过去,准备托着他的背把他扶坐起来。

「嗯……?不要啦……我困……润……」和睡魔拼死抗争的樱井下意识觉得这时候只要撒娇基本上就没什么问题了,松本毕竟不会强人所难。

「不要撒娇,这样会感冒,起来把头发吹干,我帮你弄,听话。」

半寐半醒迷迷糊糊的樱井拗不过松本,半推半就的听了他的话,起身盘腿坐在床上。

松本取来吹风机,开到比较轻柔的模式,开始一点点给那个就算坐起身还是困得左摇右晃的人吹头发。

最近樱井换了新的洗发水,吹风机的热风一吹,就散出一股好闻的香味,松本把手指插进他的发间,慢慢吹干的发丝便顺着指缝滑过,柔软的触感让他爱不释手。

等到他把樱井的头发吹干时,发现那人早已经低着头,后背靠着自己,盘着腿坐在床上睡着了。

无奈地笑笑,松本把吹风机放在一旁的矮柜上,轻轻地把樱井放倒在床上,替他盖好毯子。

大手伸过去,撩起樱井的额发,再慢慢一点点放下来,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凑过去轻吻——

「翔さん,你可不能让别人这样碰你啊……」

 

 

Episode.03

 

松本打开玄关大门的时候,屋子里只有卧室和卫生间的灯还亮着。

心想着『翔さん应该在洗澡吧』,去厨房打开冰箱拿出一瓶饮用水,猛地灌了半瓶下去,外面热得快要烧起来,导致他的喉咙都干得快要冒火。

「润,欢迎回家。」樱井似乎刚才听到了开门关门声,所以断定松本已经回来。

松本闻声想转头回他一句「我回来了」,便看见那个人裸着身子,什么都不穿也不围毛巾,就这么光溜溜走出来。

「……」松本的下一个反应只有用手扶住眼睛和额头。

「润,怎么了?外面太热了你头疼?」樱井不明所以。

「我没事,翔さん,拜托你至少穿好内裤再出来……围个毛巾也行。」

「欸?有什么关系,都是男人啊。」说着更是大步走过来,拿过松本手里的水就喝了起来,「正好洗完澡口渴了……呜哇好舒服!」

樱井正准备把刚才喝过的水放回去的时候,拦腰被松本抱了个满怀。

「喂你干嘛,我刚洗完澡!」

「要怪就怪你刚才这么全裸着出来挑衅我!大不了一会儿我陪你再洗一次澡!」

「诶,等……等一下你干嘛!??」

「我饿了,现在翔さん不足,你做好觉悟吧。」

「喂,等……啊…………不要摸那里……喂,不要舔啊!润你冷静一下啊……」

樱井翔直到第二次洗完澡之后,捂着酸疼不已的腰才明白,他的这种行为就叫做『自作自受』。

 


Episode.04 


「呐,润,要不要养个宠物?」漫无目的地浏览着电视节目,樱井突然冒出来一句。

「怎么突然提到这个了?」松本正在刷着碗筷的手停顿了一下,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即低下头继续洗碗。

「最近看了几期专门介绍猫猫狗狗的节目,我觉得挺可爱的啊」放下手里的遥控器,樱井转个身趴在沙发上,下巴搁在沙发椅背上,一双大眼睛看着松本,「不过润你说过你其实很喜欢小动物,但是好像小动物都不怎么喜欢接近你……」

「你是挖苦我吗?」

「并不是啊,我就是对原因感到很好奇。」

「我是没什么兴趣,就算知道了,对我有什么好处吗?」

「当然有好处啊,小动物很治愈的,比如润你以前养过仓鼠,仓鼠很可爱吧,你不开心的时候,看见它你就会感觉被治愈了吧?」

「算是吧,不过仓鼠寿命很短。」

「话是这么说啦,宠物的寿命都不长啊……」

「我其实并没有很大兴趣。」闲聊的间隙,松本已经把所有碗筷洗干净收拾好放进消毒柜。

「润你要不养只猫?或者狗?」听闻松本的话,樱井更是撅起嘴唇装出一脸无辜。

「我只要有翔さん就足够了。」松本认真地看向樱井的大眼睛,似乎要把他看穿。

「……你,你还真是能脸不红气不喘地说出这种让人害羞的话啊……」

「谁让我这么喜欢你。」

「……」

那个先前还在叽叽喳喳怂恿松本养宠物的人,现在正抱着靠枕,拼命把脸往里面埋,只露出红透的耳朵和脖子。

松本擦干手,笑着走过去,在他身旁坐了下来,把他整个拉进怀里。

然后,在那人的耳边,轻声说了些什么。



Episode.05


家里买了新的书柜,那是一个五层设计的双开门书柜,松本一早就看中了,不过由于家里的书是在太多太杂,他和樱井合力清理了一阵子,最后才下定决心把它买回家。

组装完毕之后,他们便开始了搬书的作业。

樱井从最上面一层开始,把旧书柜里的书一层一层往外搬,松本则负责在底下接好,并且用干净的除尘布把书的角角落落都擦干净。

不过樱井在搬了一会儿之后,发现在老书柜的角落里,躺着一个粉色的小盒子,外面用塑料纸包裹着,看样子是为了防潮。

于是他好奇地取下来,打开盒子之后才发现,里面居然是一本相册,翻开的一瞬间,他差点惊讶得从楼梯上摔下来。

「翔さん你在干什么啊,小心点啊!」

「没事,我只是发现了有趣的东西!」

「什么东西?」

「你的照片,小时候的。」

听完樱井的这番话,松本的脸霎时就变了。

「诶,润你不用紧张啊,小时候的你超可爱的啊!包子脸啊!润你看——」

樱井站在楼梯上,把相册翻开给对着松本做出显摆状,手指着上面小小圆圆的的包子脸松本,好像相册里的人是他家的宝贝一样。

而站在楼梯下的松本,一脸无奈地看着樱井在楼梯上兴致勃勃地翻着他幼时的相册,然后默默转身扶着额头一脸黑线。

樱井看了看楼梯下的松本,轻声对他说——

「不管是小时候的包子,还是现在的帅哥,都是我最喜欢的你。」

闻言,松本抬起头,看见的是笑得一脸温柔的樱井,眼尾的线条好似蝴蝶翩飞,让他久久无法挪开视线。

 


Episode.06


樱井又受伤了。

两个人在一起生活,平日里经常受伤的多半都是樱井,他虽然足够理性,却缺乏细致。

捧着一箱子衣服走路然后被茶几的桌角撞到小腿,下楼的时候因为太着急,结果错把两格楼梯当成一格楼梯一脚踩空,在浴室里洗澡不把准备好的防滑垫铺进去然后摔倒,这些都是常有的事。

虽然他并不把这些当回事,但松本却不这么认为,每次他一受伤,这个男人总是比他自己还要担心自己的伤势。

不过松本也不是每次受伤的时候都会在他身边,有一次樱井摔得比较严重,不仅摔破了皮划出一道口子导致血流不止,还把软组织挫伤了,而那时候松本正好都在九州出差,为了不让他担心,樱井并没有告诉他,直到他回来之后看见拄着拐杖的自己,整张脸都气得发青。樱井以为他会发飙生气,却没想到松本只是默默地每天认真地为他替换干净的绷带。

那阵子樱井也不敢说太多话,因为松本的表情实在太可怕,交往了这些年以来,他从没见过松本用这么严肃的表情看着他,压低的声线几乎共振到了胸腔里,明明受伤的是自己,而那个认真细致的男人却像是伤得最重的人。

那样的无言维持了将近一个月,松本才和他坦言。

看见伤成了这样却不告诉自己的樱井,松本有怀疑过,自己是不是并不值得樱井来全身心地信任,所以才会瞒着不说。

樱井在知道他是纠结这些之后,也是一脸无奈地拉过松本的手,告诉他「我只是不想让你太担心,那样会影响你的工作,我相信你是公私分明的人,不会因为私事而耽误工作,对吧?」那时候的松本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再也没有多说什么。

在这之后,樱井一般受点小伤不会告诉他,大到比较严重的才会告诉松本,因为知道纸包不住火早晚要被他发现。

这次受的伤说大不大,但也挺要命。

家里最近新买了一套玻璃杯,里面分了冬天用的热饮杯和冷饮杯,因为外形差不多,所以樱井就没有留意分清楚两者的区别,直接把刚刚煮好的滚烫咖啡倒进了冷饮杯,杯子一瞬间就爆裂开,樱井右手的食指被划出了一道口子,顿时鲜血直流。

听见声响的松本赶忙跑到厨房,看见樱井这幅惨状,立刻拿了消毒药品给他清创,最后用纱布帮他包扎起来。

看着包扎完之后的手指,松本顾及着樱井,轻轻拉过他的手,在受伤的手指上轻吻了一下,然后转身去收拾玻璃碎渣,留下樱井一个人看着刚才被他亲吻的手指发呆。

「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在你身边,所以,请你一定告诉我,不要瞒着我。」清理完玻璃渣的松本回来,和樱井并排坐在沙发上。

樱井不禁莞尔,伸出没受伤的手指,戳了戳松本的眉心。

「不要总是皱眉头,会变老。」然后靠了过去手臂环着他的脖子,整个人贴在松本的怀里。

「润,你真的是很喜欢我啊……我好高兴。」

凑过去,双唇轻轻贴上松本,温柔而绵长地亲吻。


 

- Fin -


评论(7)
热度(143)
© 姹紫嫣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