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S ⇒ Jun × Sho
渣写手 微博@綾野K子
低产|洁癖|强迫症|不刷tag
※本站所有图文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
※包括在LOF转载到你的个人主页
 

【润翔】新刊「Marionette・上」试阅+通贩[※9/16更新]

◆翔受

◆润×翔





小说 / A5 / 48P / R15 / 25RMB


---- 淘宝通贩 ----

9/16 新品上架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38580774889

---- 试阅文字 ----

“呐,小翔——”

“嗯?怎么了——”

“你说你们五课为什么总看上去这么闲呢……”

“哪里闲了……明明忙到想吐……”

“不闲的话你怎么这个点还会在这里喝酒。”

“乖,你一定是在说梦话。”

“……”

“……”

稍显嘈杂的居酒屋里,笑声,夹杂着聊天声、吃饭时碗筷碰撞发出的声响,偶尔的碰杯声,从后厨传来的隐约的炒菜声,间或能听到店员招呼客人的声音。

在店门几乎对角的角落里,一个小小的隔间,悬着藏青色门帘,帘子上印着可爱的小鱼纹样,有的吐着泡泡,有的鱼跃而起,还有的做着鬼脸。

帘子被掀开,男子探进上半身,皮肤显得有些黝黑,却有着一双好看的眉眼。

“Nino,别闹他了,”男子笑笑,把手里的杯子放到小矮桌上,无奈地看着喝到醉醺醺已经开始胡言乱语的二宫,抬头看向眼前的青年,“翔君,你也少喝点吧,给。”

“谢啦,小大。”被称呼为“翔君”的青年只是同样无奈地回以微笑,拿起对方递来的解酒茶喝上一小口。

青年名叫樱井,而在他对面那个已经趴在桌子上醉意蒙眬就快坠入梦想的青年名叫二宫,他们都是这间酒馆“牛若丸”的常客,而被他称呼为“小大”的男子则是这间居酒屋的老板大野。

从事这个职业注定了他们没办法享受普通人的生活,不规则的作息和各种突发事件总会源源不断地涌现,这个社会距离真正的“和平”看来依旧遥遥无期。

前不久好不容易才完了一桩案子,正当樱井以为可以暂缓一口气的时候,五课一直在追查的对象却有了新动作。

一周前,东京都内又发生了一起枪击事件,受害者是一名中年男子,由于子弹并未伤及要害,最终他得以幸免捡回一条命。该男子经过调查供述,确认为关东某暴力集团旗下分支的一员。

而先前,组对五课原本就在调查和该暴力集团有交易的军火商和暴力组织,这次的枪击事件无疑也是让五课那些因为情报不足而憋了许久成员们有了无比正当的理由继续出动警力进行搜查。

樱井班也同时被荻原系长直接任命参与到搜查中。

讽刺的是,陷入迷路的搜查却借由偶发的事件而获得了新的情报动力,先前还无法解决的案件却要借助新案件的力量才能得以推进,怎么看来都像是警方在利用新的罪恶来对先前的罪恶抽丝剥茧的做法,让樱井无法释怀。

成为警察前的美好愿景,在他真的成为警察后的一次次任务行动中,逐渐分崩离析。

意识到自己不禁又苦笑起来的樱井收起思绪,将手里的醒酒茶一口饮尽。

看了眼对面已经呼呼大睡的二宫,又看了眼在外招呼客人的大野,犹豫片刻,终于还是下定决心丢下同期——

反正这家伙不知道在大野这里留宿过多少次了。



-------------


松本还记得,那是刚入学的时候。

他就读的是一所私立高中,男生全员必须穿着学校规定的立领制服,中学穿惯了小西装的他一开始还没能熟悉这种制服,总觉得立领在脖子周围的感觉很奇怪。

正当他挠着脖子第一次坐到教室座位上的时候,忽然从身后传来了好听的声音。

“第一次穿立领制服可能会不习惯,你再挠下去的话脖子会发红哦。”

宛如清水流过惊鹿,竹水鸟敲击石块的瞬间发出的音色。

步入变声期的音调,却依旧留着一丝少年音的奇妙嗓音。

松本不禁回过头,那是一个有着一双清澈大眼睛的男生,下巴尖尖,干净的半长头发刚好盖过耳朵。脸部的线条分明,让他显得十分清瘦,哪怕穿着衬衫外面是立领制服,松本依旧可以看出他的衣领还饶有余裕地稍微大出一小圈。

十五六岁,半大不小的年纪,这个时期的男孩子多的是不知天高地厚,充满活力、争强好胜,但眼前的男生却意外地有着一份超出这个年龄的沉稳,原因如果不是性格使然,那便是家教严格的双亲从小培养出的特质,这点松本非常清楚。

“谢谢。”松本也不是个话多的人,却在这个时间点对眼前的男生产生了兴趣,这还是他十几年的人生里第一次对身边的人产生兴趣,“我叫松本,松本润,你呢?”

“我叫樱井,樱井翔,”男生语毕,嘴角微微扬起,“今后还请多关照了!”

“啊……嗯,今后还请多关照。”松本不想承认,方才眼前的人对自己展露的笑容,竟让自己闪了神。

阳光透过玻璃窗棱洒在樱井的身上,柔和的光芒映着他清瘦的脸庞,樱桃唇下隐约可以看到他红色的小舌,松本没由来地觉得一阵口干舌燥,胸口瞬间燃起的烈火,让他第一次不知所措。

原来,樱井笑起来的时候,居然连眼尾都是带着浅浅的笑意。

仿佛看见有蝴蝶翩飞,停落在他的眼角,微颤双翼。

 

那一晚,松本回想樱井的笑脸,想象着他那被包裹在制服里的身体,衣服被一件件剥开直到光裸着躯体,眼里泛着泪光,用乞求的眼神看着自己,最后只靠自己手淫便轻松地射了出来。

有什么东西已经悄然变质,松本比谁都要清楚。

爱的种子在不经意间播下,期待着它萌芽成长。

十六岁的春天,松本少年的人生轨迹里,烙上了名为樱井翔的印记。



【试阅END】

评论(1)
热度(7)
© 姹紫嫣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