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S ⇒ Jun × Sho
渣写手 微博@綾野K子
低产|洁癖|强迫症|不刷tag
※本站所有图文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
※包括在LOF转载到你的个人主页
 

【大宫】For so long

◆大宫

◆OMSK

请看清CP,否则请慎点……


2017.04.30 魔都CP20小料

◎有部分修改

-----------------

入夜,整个城市被厚重的水汽沾染,空气都显得黏黏糊糊,路面也变得湿滑起来。

被湿气困扰的不止樱井一人,还有极其讨厌梅雨季的二宫。

两人最近都多多少少有点小困扰,难得办完手头的案子空下来不用加班,于是下了班便选择一起到“牛若丸”喝个小酒解解闷。

“牛若丸”的名字虽然取得挺大气,但店面却非常朴素。

这是一家在日本几乎随处可见,店铺坐落在东京的某条小巷里,极为普通的居酒屋,所有的座位加起来也不过十来个,每天却有络绎不绝的客人。

不过能让它如此有人气的原因不仅仅是这个霸气的名字——据说老板总是能拿出当季最新鲜的鱼来招待客人,而那些鱼可是他亲自钓上来的,随着季节的变换,“牛若丸”的菜单也会相应地做出变化,有些菜式甚至是一次限定,而这每个月只有几次的机会,无论是熟客还是新客自然都是不能错过的。

“小大!再来一扎啤酒!”

“二宫先生……你喝太多了。”

他看了眼喝得几乎烂醉的人,皱了皱眉,直接把杯子里的酒换成了纯净水,然而等他再度走回座位的时候发现被他叫做二宫的男人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就在刚才,和二宫一起来喝酒的樱井被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带走了。

那个男人进来二话不说拉起樱井就要走,樱井有点语无伦次地在那里解释着什么,然而最后男人只是靠近他耳边说了一句话就让他满脸通红地闭了嘴,在桌上留下张五千元的纸币,跟大野示意抱歉之后便乖乖地跟对方着走了。

大野似乎见惯了这种场面似的,只是点头示意和樱井道别。

笑了笑,大野收起了餐费。

他倒也不在意樱井和二宫在他店里赊账,但他们两人却一次都没赊过,每次都是很有礼貌地结账之后才离开,而樱井在这种情况下还记得留下钱替醉得不省人事的二宫结账,看得出他们关系真的非常好。

“……”

莫名地有种奇怪的情绪像是小虫子一样在心里爬来爬去,看着趴在桌上呼呼大睡的二宫,大野的眼里不禁蒙上一层阴影。

等到收拾完店铺,已经快凌晨三点。

洗完澡回到位于二楼的居室,拉开门,二宫正四仰八叉地躺在他的被褥上,枕着他的枕头睡得正香。

走过去在被褥旁坐下来,大野端详起眼前这个总是用一副小尖嗓在店里吐槽他做菜难吃但又每次都把盘子扫得干干净净的家伙。

他平时都是以老板的身份看着客人,像这样能够近距离看着二宫的机会其实并不多。

二宫的头发蓬松地散开,刘海也因为喝过酒之后睡相太糟糕而全都翘起来,露出了额头。

眉毛看上去细细软软,紧闭眼睛下是泛黑的眼圈,看上去很是疲惫,小巧的鼻尖像是冰激凌一样,大野甚至忍不住想舔一口。

他其实很明白自己对二宫的感情早已变质,如果只是普通做生意,自己怎么可能几次三番地收留一个醉汉在自己家过夜不说,还帮他打理干净让他舒舒服服睡到天亮。

“唔——”睡着的人突然发出一声咕哝,鼻子埋进枕头里,脸颊在上面蹭来蹭去。

“二宫先生——”伸手揉揉他的头发,宠溺地唤着他的名字。

“唔……小大——”突如其来的小小意外,让大野的手停在了半空。

这虽然不是二宫第一次用爱称叫自己名字,但他睡在自己的被褥上叫自己的名字,还是头一回。

仿佛小猫用毛茸茸的爪子在自己的心里不停地挠来挠去,大野看着二宫那微启的双唇出了神。

(好想,尝一尝那双嘴唇的滋味。)

他被自己的念头吓一跳,本想抽回手冷静一下,却突然被二宫伸手抓住,贴在自己的嘴角。

“小大……”睡得迷迷糊糊的二宫抓着大野的手,张口就含住他的手指吮了起来。

“砰————”仿佛听见了头顶被轰开一个洞的声音。

天知道他大野智现在的心情是何等地复杂!他现在才知道小时候经常被爸妈吐槽“看人挑担不吃力”的心情。

之前有一次不当心目睹了樱井和那个一脸锐气的男人在巷子深处亲吻的场面,才知道那两人原来是这样的关系,心里免不了揶揄两句,结果时至今日这样的事突然间像是中了彩票一样落到自己头上,他可真的没有时间来做出太多的反应。

或许是因为恋爱经验近乎空白——此时的大野思虑片刻,给自己定了一个看似标准的答案,活脱脱一只用脑袋埋土的鸵鸟。

“小大——”

本能地循着声音应答回去,过了片刻才发现好像有什么不对。

大野再次低下头,才发现刚才还睡得快要流口水的二宫现在正睁着双眼直勾勾看着自己。

“啊……二宫先生……”

“嗯?”犀利的眼神望向大野,带着他本身职业所透露出的气场让大野心里一顿。

“我……”大野这才确定,二宫原来真的是装睡,也没打算开玩笑,“你别误会……”

“我知道了,”只见二宫坐起身开始整理衣服,“抱歉给你添麻烦了,告辞。”

“那个——”本能伸手抓住二宫的手腕,大野拼命地想要说些什么,一时间所有的话全都堵在了喉咙口一句都说不出来。

看着大野这幅模样,二宫有点不耐烦地想甩开他的手,却在下个瞬间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再睁开眼,便看见大野居高临下把自己压在他的身下。

“为什么你总是这样……”

“你没资格——”

话还没说完,就被身上的男人吞进了嘴里。

二宫没再抵抗,直接伸手抱住男人的脖子把他拖向自己。

仿佛野兽与猎人,或许这段奇异的关系在这之后会经历更多变数也说不定。

至少在那时,二宫和也是这样认为的——直到那个暴雪压境的午夜。

 

To be continued...

----------------------

今年8月魔都ARSonly4.0会发布大宫新刊,可以收藏CPP地址→

评论
热度(22)
© 姹紫嫣红 | Powered by LOFTER